TOP

拉登之死与世界反恐之路(三)
2011-09-22 12:34:51 来源: 作者:张学林 【 】 浏览:7461次 评论:0

国际恐怖主义组织遭重大挫折

本世纪头10年,拉登一直作为全球恐怖主义的象征性人物而存在。这个符号,既因他策划对美国本土袭击而强化,也因他刻意指向文明冲突而凸现。 在这样的恐怖战略中,拉登建立了一个 全球性的恐怖网络,导致全球的非传统 安全风险急剧增加,甚至超过了传统安全风险。拉登之死有助于削弱“基地” 组织和其他恐怖势力之间的有机联系, 令全球性的恐怖网络失去协调能力。同 时,拉登被美军击毙这一事实对其他恐怖主义分子也起到了很明显的政治威慑 作用,意在宣示以后任何恐怖组织胆敢 对美国公然发动恐怖袭击,其头目会像拉登一样被穷追不舍。

虽然不能说拉登之死会使恐怖分子彻底消亡,但是,拉登作为“基地” 组织乃至世界恐怖分子的精神领袖,其被击毙对恐怖势力绝对是重磅一击,将会大大削弱恐怖分子之嚣张气焰,恐怖 势力将会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处于一种低迷状态。即使再出现拉登式人物,也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这对于全球的长 久安全是有益有利的。在全球反恐与恐 怖势力的较量中,天平无疑倾向了正义 的一方。虽然“基地”组织声言报复, 但多年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恐怖袭击不 断加强防范。因此,在各国加强提高对 恐怖袭击防范等级的前提下,基地组织 报复行动计划的实施和最后效果令人怀 疑。      

美国国际影响力获得提升

拉登之死,首先标志着美国“反恐战争”取得阶段性重大成果。2001年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迅速调整了战略,派兵进入阿富汗和伊拉克,同 时,在国内将大量国家资源投入到安全 领域。尽管美国推翻了塔利班的统治,扶植了新政府,但在美国民众眼里,只有拉登在肉体上被消灭,才能算是反恐 战争的告慰。可以说,拉登被击毙不但 显示了美国坚定的反恐决心和强大的反 恐能力,而且使得美国国际影响力大大提振。奥巴马第一时间宣布拉登被击毙 的“正义终于得到伸张”演讲中最牛 的一句话是:“今天我们再次印证只要 美国下定决心,这个国家想做的事情就 一定能够实现。”拉登之死是全球反恐 战争的胜利,根除了世界各国的一个心 腹大患,告慰了“9·11”罹难者。但 是,奥巴马本人也是一个大赢家。奥巴 马把击毙拉登事件发挥到了极致,从第 一时间宣布拉登被击毙的“正义终于得 到伸张”演讲中多次提到“我自己”,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非常显著的位置。 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拉登被击毙使美国 总统奥巴马的民众支持率大幅上升。《华盛顿邮报》和皮尤研究中心当地时 间5月2日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奥 巴马民众支持率从4月份的47%上升至 56%。具体到国家安全问题,69%的美国人认可奥巴马在反恐问题上的做法,60%的人认可其在处理阿富汗问题上的表现。在美国大选到来之际,这对于奥巴马试图获得连任无疑是重大利好。尽管国际社会对击毙拉登的时机选择有怀 疑,认为美国选择在这个时候击毙拉登 显然是经过匠心独具、精心设计的。但无论如何,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民众更 看好的是拉登最终被击毙的结果。


1998年的东非美国使馆爆炸案造成257人死亡 ,5000余人受伤

世界范围内新一轮“反恐”角力或将展开

美国为了消灭基地组织和拉登,2001年发动了阿富汗战争,推翻了塔利班政府,扶植了新政权,同时和巴基斯坦结成战略反恐联盟。2001年以来, 美国一直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潭。据不完全统计,9年来,上千名美军死于阿富汗,美国在阿富汗战场的花费已超过 1.4万亿美元,巨大的代价拖累了美国的全球军事战略。可以说,从白宫到国 务院到军界,美国从阿富汗逐渐撤军已 成为某种共识。奥巴马上任以来,就制定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时间表;然而,只要拉登不死,阿富汗的形势就难以明朗,因此,撤军时间表一再拖延。拉登的死讯一宣布,加快从阿富汗的撤军步伐就顺理成章了。既然拉登之死为美国的反恐战争划上了一个阶段性句号,那么这个句号之后美国的战略调整就将展 开。其调整后的战略指向何方,值得人们关注。

对世界反恐之路的冷思考

拉登死了,但恐怖主义不会死, 世界范围内反对恐怖主义的斗争也不会 停止。对由于拉登之死而引发的关于世 界反恐之路的思考在各大媒体中引发了 一个小小的高潮,各类评论文章争相刊发。在对拉登之死这个信息的激情过 后,我们确实需要对反恐这个话题作一 些冷思考。

不必过分夸大拉登之死的实际影响

本·拉登被看作是恐怖主义的头目,象征意义很大,但他个人的死对美国的反恐斗争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反恐斗争实际意义却很有限,因为恐怖组织并 不是只有本·拉登一家,其他很多势力 仍然存在。另外,“9·11事件”后, 在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合打击之下,基 地组织作为一种网络化组织已经被严重摧毁,其组织结构在很大程度上已实现 了“去拉登化”、“去中心化”。多年 来,本·拉登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精神层面,对恐怖活动的实质性领导地位早已 式微,其在组织中具有象征意义的领袖 角色远高于实际领导角色。近年来,发生在欧洲的多起重大恐怖袭击都是本土 酝酿的恐怖主义,与拉登领导的基地组 织并无直接联系。对这些零散和新生的 恐怖势力来讲,拉登充其量是个“精神 导师”,他的生死对这些极端势力和恐怖组织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即便是对 基地组织来讲,拉登之死也不会对其运 作产生太大影响。海湾研究中心研究员穆哈辛在接受卡塔尔半岛电视台采访时 说,打死拉登已毫无意义,因为拉登早 已将其组织化整为零,培训了大批骨干而且各自为政,在中东和北非等地区的基地组织分支机构相对独立运转,不再需要他统一的领导和指挥。同时,拉登被击毙并不意味着恐怖主义没有了滋生 的土壤,造成恐怖主义的诸多因素也不 是一个拉登之死便能被消灭掉的。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本·拉登被击毙后,各国媒体争相报道这一新闻。图为巴基斯坦刊登本·拉登已死新闻的
报纸

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不会很快消除

滋生恐怖主义的原因有很多,只要 这些根源还在,恐怖主义就不会从这个 世界消亡,它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亡而消亡。这些根源首先体现在政治上的不 合理,这是滋生恐怖主义的主要原因。 当某一个国家的政权体制出现意识形态 危机时,各种反对团体便应运而生。另 外,在跨国间权力斗争出现不均衡时,一些力量弱小的集团或个人,为了向国 际对手“讨取公道”,很可能通过极端 暴力手段制造血案。这也是现在巴勒斯坦为什么会以人肉炸弹去对付以色列的 原因,因为他们除了此举外,实在找不 到可以和以色列先进坦克、战机相抗衡 的资本和条件,否则谁又愿意“以卵击 石”呢?

经济上的不公平是滋生恐怖主义 的根本原因。南北关系恶化和最不发达国家贫穷加剧是产生恐怖狂热势力的温床。强者更强,弱者更弱。全球化既给 了富人和想成为富人者以机会和想像,也给了穷人和绝望者以新的反抗手段。索马里人因为经济上实在一贫如洗,于 是一些人为了生计,拿起武器,靠当海盗为生,靠打劫为业,这是他们无奈的 选择,也是绝望者对经济不公平的另类 反抗。

错综复杂的民族、宗教、文化矛盾,这是恐怖主义泛滥的重要原因。现代世界在造就物质辉煌的同时,也使信仰、宗教的认同问题变得越来越尖锐, 终于导致了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之间的 冲突,这是恐怖主义泛滥的文化根源。 世界的很多冲突归根结底是文化的冲 突。因此,反恐必须标本兼治,铲除恐怖主义的土壤,才能维护全人类的和平 与福祉。如果为了反恐而反恐,结果则 可能是“越反越恐”。

以“反恐”之名行“排异”之实仍将长期存在

“9·11事件”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也使美国从冷战结束后寻找 “假想敌”进行战略攻击,转而对现实敌人进行战略攻击。在这个进程中,美 国与传统的国际政治盟友分分合合,其 战略安全边界也不断外移。反恐的正义 性与现实战略利益考量互相交织,不仅 造成了新的民族矛盾和宗教冲突,也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反恐双重标准的疑虑。 从这个角度说,拉登之死意味着对于美 国“9·11事件”完成了一个交待;但 是,对于国际社会而言,拉登之死还没 有完成交待。拉登之死,实际上为美国的全球安全战略开启了一个新的窗口。 对拉登成功实施的斩首行动,对世界其 他地区或国家不听美国话的领导人或许 都是一个危险的警告和压力,如果不符 合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会不会以“反 恐”之名对其进行精确铲除?如现在的利比亚,美国在1986年就曾以反恐的名 义对其进行过长途空袭,那时也曾试图 对卡扎菲进行斩首,但“心有余力不足”,现在美军具备了这样的能力,只 要战略形势需要,取卡扎菲的首级对美 军来讲并非难事。以“反恐”之名行“排异”之实必将成为美国今后相当长 一个时期内的重要战略选择之一。改造 大中东,掌控世界资源核心之地的主导权,重新界定和处理与印巴的关系,积 极构建东亚新秩序……所有这些都是美 国在后拉登时代必将实施的战略选择,这些战略调整也都将对我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安全环境和战略利益产生重大影 响,我们必须早有谋划,有针对性地做 好应对之策。既要维护国际反恐大局, 积极参与国际反恐合作,又要着眼维护自身国家利益。“强身健体”是我们提 高对恐怖主义威胁免疫力的不二选择, 这方面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编辑/魏开功

53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拉登 世界 反恐 责任编辑:qbq_admin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3/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智勇搏杀铸就新辉煌——武警代表.. 下一篇感怀中国09式军用霰弹枪系统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公示: 《轻兵器》杂志社王晓涛同志持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核发的新闻记者证。新闻记者应严格遵守职业操守,如实采写报道,做到不滥用记者证。欢迎社会各界监督,如发现违规违纪问题可向新闻出版总署如实举报。新闻出版总署举报电话:010-83138953